史上最个性七大名妓:日接十人为最多!

分享到:

今天的人注重个性,若被人赞一句“好有性格”,绝对要偷着乐老半天,反之亦然,被人说“毫无个性”,那就等于宣判了你就跟大街上张三李四王二麻子一样一样的普通人一个,非但丢分且抑郁闷。

古代人也重视个性,为人处事强调与众不同,高贵者如帝王将相,低贱者如草民百姓,只要稍许有那么一点“出众”的地方,即被指为“异人”,跟大多数人不一样,也是个性。

你比如宋代的朱敦儒,到处宣传自己“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懒慢带疏狂”,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个流连山水的狂生。

 

 

好玩的是,在男尊女卑的古代,作为极端“人下人”的妓女群体,亦不乏个性拉风之人,试列举数位,供大家读着玩儿。

1. 春秋一名妓,做事前约法三章

自打管仲设公廨,为国赚“夜合之资”,私妓们纷纷加盟,热火朝天的在合法环境下再创业,一段日子以后,有些妓女出类拔萃了,成了肉贵的名角,各种争执亦随之而来。

人的名儿,树的影儿,猪一壮就挨宰,至理儿。于是,其中一位名妓想出了一个自我保护的办法:约法三章。

那三章?其一,有争风吃醋,为争夺妓女而打架斗殴之前科者,不干;其二,不能有效约束家里母老虎,致使老虎闹公廨者,不干;其三,在妓女群体中名声不佳者,不干。

 

 

呵呵,如今无法查考该妓的芳名,有点遗憾,若能找到,老赵不才,定需为其立传以彰其事—-可谓和谐合欢之第一人也。

2. 曹操一家妓,不怕你讨厌我

贵族蓄妓,在古代是家常便饭,曹操家里包养的妓女就有许多。别看人曹操是带兵打仗的,他也是文化人,懂得欣赏,知道人活着离不开声色犬马的,于是乎,他把家里养的妓女分为三六九等,有唱歌的,有跳舞的,还有伴奏的,当然,娱乐之余陪睡,则是她们不可推卸的分内事儿。

曹操的歌舞班子里有个妞儿,人长的不咋地,性格也不温婉,是个刺头,让阿瞒感觉特讨厌,时不时的要给她脸子看。但这位妞儿根本不在乎曹操是否喜欢自己,她心里清楚得很,自己的歌喉特别脆亮,曹操搞个晚会啥的,绝离不开她,所以有恃无恐。

 

 

就这样一直别别扭扭的过了许久,妞儿终于发生大事不妙,原来曹操新找了一个妞,歌喉之好,不在她之下。果然,曹操毫不犹豫的杀了这个让自己讨厌了很久的妓女。

3. 西汉一军妓,日接十人,多则死。

军妓到了汉武帝时,成了一种制度,叫“营妓”。起先,军妓只是一种临时性措施,难免有些“不够稳定”。后来,采取了“抑配”制度,将罪人之妻女强制性地许配给军士。

但这种“随军家属”,人多了会导致军队臃肿,人少了又难免“苦乐不均”,徒起矛盾。所以,干脆实行营妓制度,三军将士,一律“自由平等”,就不怕“不患寡而患不均”了。可是,将士们自由了,妓女们就会感觉吃不消,于是,有个妓女开始拉风。

她向管理营妓的一位长史(这个官员比较憋屈,寒窗苦读十年,到头来当了老鸨子)打了个报告,说是我等虽是至贱之人,但事关人命,大人不该不体恤,如若每日慰安超过十人,我就死给你看,到时候让你乌纱不保,不信,你就试试。

 

 

这位长史大人被她气得吐血,可也乖乖的“尊章执行”。有道是,赤脚的不怕穿鞋的,当官的也怕不要命的,小大姐,你不是一般的牛!

4. 唐代一营妓,取名太雷人

官员对于营妓,那是近水楼台,当兵的可不敢跟当官的争风吃醋,一般是“领导,您先请”。唐代有个叫李曜的,在歙州任上与一位名“咄咄怪事韶光”的营妓感情甚好。

但因营妓是“公物”,不好随身带走,只好在离任时交割,并作诗云:“经年理郡少欢娱,为习干戈问酒徒。今日临行尽交割,分明收取媚川珠。”

谁知继任吴国并不领情,答诗云:“曳屐优容日日叹,须言达德倍仇澜。韶光今已输先着,领得宾珠掌内看”(叹、看二字应读作平声),意思是还想要更好的。

 

 

官员之间的风雅,咱就不说了,单说这位妓女,她为嘛取了个这么怪的名字?妓女嘛,叫小红、芳芳不是很好,单叫“韶光”已然独特,再前缀“咄咄怪事”,确乎匪夷所思。从名字看人,此女绝对是个拉风女。

5. 会哭也是个性,哭给领导看

唐代有一位叫杜晦的官员,与常州营妓朱娘产生了感情,任满后,杜晦高升他地,临行时竟依依不舍,与朱娘抱头大哭。

朱娘是个有心人,私下里不怎么哭,当她看到郡守李瞻来与杜晦送行时,突然将哭声提高了许多分贝,那叫个震天动地、声情并茂,摧人肝肠呀!

 

 

李瞻哪里见过这等阵仗,很不以为然地对杜晦说,这种贱人,你想要就直说,别再让她哭了!便让杜晦把朱娘带离了常州。

6. 宋代一官妓,玩的就是心跳

杭州太守祖无择有个相好的,闺名叫薛希涛,是个官妓。薛希涛有个偶像,瞧出来了吧?是谁?对了,唐代名妓薛涛是也。薛大姑娘如花似玉,诗词歌赋,吹拉弹唱,无所不能,是个大大的才女加美女。

然而,宋代对官员嫖妓,有许多王八的屁股—-规定。地方军政长官,只许以官妓“歌舞佐酒”,不准“私侍枕席”。这样一来,官妓就成了纯粹的“陪酒女郎”,最关键的一陪被定为非法。

 

 

没有“最关键的一陪”,薛希涛自然不如意了,她原本是想跟偶像学,玩姐弟恋的,可是祖无择比她大,只好退而求其次,谈一次轰轰烈烈的恋爱。她这一轰轰烈烈不要紧,却把祖无择给害了。韵事一曝光,王安石毫不留情的参了祖无择一本,结果卷铺盖回家。

7. 最拉风的妓女,走向现代化第一人

明末清初的秦淮八艳,那是相当拉风的,个个有性格,有才情,算是一个罕见的群体现象。但这还不算最拉风的。

清初曾“禁娼”,乾隆以后,又死灰复燃,更加不可收拾。这时,官妓已废,市妓渐无,而私妓则遍于天下。

 

 

等到太平天国出来禁娼时,苏州有位妓女率先跑到上海谋生,结果,她这一带头,妓女们纷纷效法,遂成风气,在十里洋场开始了她们“现代化”的历程。1864年前后,上海租界人口50万,妓院就有668家,端的生意兴隆,红红火火。

欢迎转载阿炮奇闻趣事网 的文章,请注明出处:阿炮奇闻趣事网 (quwenlieqi.com)

阿炮奇闻趣事网 微信公众号:quwenlieqi
关注阿炮奇闻趣事网 公众号,订阅更多奇闻趣事
分享到
表个态吧 点个赞 (0)